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新媒体运营 > 热点信息 >

运费比商品还贵 出海企业库存风险加剧

2021-08-21 23:20热点信息 人已围观

简介海运价格自去年疫情全球蔓延后持续走高,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曾于去年底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多数预计运价将于今年6月份达到高点。但实际上,运费持续攀升至今仍未见顶。...

(原标题:运费比商品还贵 出海企业库存风险加剧)

海运价格自去年疫情全球蔓延后持续走高,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曾于去年底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多数预计运价将于今年6月份达到高点。但实际上,运费持续攀升至今仍未见顶。

中美热门航线上,有集装箱运价已突破每标箱2万美元,甚至运价直追空运价格;反映即期市场价格的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CFI)再创历史新高,已连续14周上涨。

近期,记者采访了多家外贸企业,以家具为代表的部分行业运费已经比肩货值。“部分外贸企业反映,由于集装箱短缺,货物出口不确定性因素增加,有些货物已积压数月,企业资金压力很大。也有企业反映由于货运周期长,已不敢接受订单。”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田原告诉记者。

已有多家上市公司预警出海业务的风险:一方面,运费上涨导致成本增加;另一方面,出货受阻导致库存增加。

8月运价高位上涨

“我查了从上海港到纽约港的空运和海运价格,发现按公斤计价已经比较接近了。粗略估算,空运价格4.2美元/公斤,海运价格3.9美元/公斤。当然,不同港口、船公司、柜型价格会有出入。”一位国际货运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热门航线上,每公斤运价正在追赶空运价格,这正是海运费疯狂上涨的写照。

“月月都在涨,这个月刚刚又涨了一轮。一个40英尺高柜从华南到美西差不多要2万美元了,最高价已突破2万美元。”前述国际货运公司人士表示。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全球海运物流受阻,自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箱难求、运价创新高已成为行业常态。

去年11月,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CFI)首次站上2000点,在今年4月底突破了3000点关口,7月中旬冲破4000点。

SCFI指数主要反映即期市场价格。该指数自发布至疫情暴发前的十年间,大部分时间位于1000点下方。

8月,集装箱运价继续上涨。以星航运、美森轮船、赫伯罗特等多家船公司进一步加征旺季附加费或目的地港口拥堵费等各种费用。

上海航运交易所数据显示,最新一期SCFI指数再创新高,达到4281.53点,较前一周上涨1.3%,较去年同期涨幅达314.24%。据记者统计,SCFI指数已连续14周上涨。

运费比商品还贵

货物被迫积压

海运价格的暴涨已经超出了不少外贸厂商的预期。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去年底采访多位业内人士时,他们大多预计今年6月份会达到高点。但实际上,海运价格至今还迭创新高。

“肯定是超过预期的。”海的那一头,从中国进口家具并在美国主营家具租赁生意的企业主(相当于付运费方)王晨(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原本预计海运价格在今年春节前后会见顶,但实际上运费在春节期间短暂回落后又再度攀升,目前价格已经完全超出预期。

王晨前段时间做过统计,从中国进口的沙发等家具单柜货值基本与海运费齐平,甚至其中个别海运费还略微超出货值,运费与货值的比例达到110%。近期海运价格继续创新高,预计平均海运费已经超过单柜货值。

为了减少海运费价格攀升带来的影响,王晨已经主动联系中国厂家提议放慢生产进度,并主动调低今年第四季度的订单量。

“和二、三季度相比,我们给四季度的货物量打了很大的折扣,就是考虑到集装箱紧缺和海运费太高等因素。”她进一步分析道,作为客户方而主动降低订单量,那中国厂商那边可能就会被动出现货物积压的情况。

另一家中国家具生产商证实,确实出现货物积压的情况。海的这一头,中国家具出口生产商企业主陈槟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今年四五月份开始出现货物积压,不过不算太严重。但由于货物包装为抽真空模式,放太久可能会有漏气的情况,所以在交仓或装柜前需要重新再处理,相当于增加了成本。

出现货物积压的原因,陈槟认为运费暴涨是原因之一。他对记者表示,由于运费上涨确实出现海运费高于货值的问题,所以他采取了多种措施降低运输成本,比如部分商品的运输模式由海运转为空运;尽量以货柜形式发货,减少散货入仓费用等等。

货物积压的另一原因是集装箱紧缺和疫情防控需要而导致运输周期变长。“其实从年前开始我们已经提前一个月订舱,但仍配不到货期刚好的船,之前还存在等船泊岸上货等了整整一个多月的情况,最近更是需要提前更多时间等待吉柜装货。” 陈槟对记者说道。

总体来看,由于运价高企,依据FOB条款的厂商,尽管不承担运费(由客户承担),但因客户砍单 ,仍面临到货物积压,不能及时出货的影响。

海关数据显示,7月我国家具及其零件出口金额达60.43亿美元,同比增长9%,但较6月出现回落,环比下降2%。

近期多家上市公司相继预警相关风险。奥马电器提示,2020年以来受新冠疫情爆发影响,全球海运物流受阻。疫情造成海运物流价格几何式增长,国内港口集装箱紧缺,运输周期变长。公司面临运输成本上升及不能及时出货的风险。

福田汽车则在半年报中坦言:目前国际海运市场存在运费高和海运资源短缺问题,短期内不会消退,国际和国家层面宏观调控无法影响到垄断型船运市场,出口贸易总额和出口贸易量在大幅上涨;长期来看,运费高和海运资源短缺问题将是所有中国出口企业面临的共性问题。

港口运力波动影响出货

除海运价格不断飞涨、集装箱滞留海外、海运周期变长等因素影响之外,港口运力不确定性增加也会导致国内部分商品出现积压。今年以来,从苏伊士运河堵塞到中国盐田港口短暂停摆,各种突发事件,不断影响着行业供需状况。

屋漏偏逢连夜雨。8月11日,宁波梅山码头通知,自11日3点30起,暂停提箱服务,港区运营何时恢复“另行通知”。当天,宁波市卫健委官方发布消息称,舟山港作业人员例行检测中,发现1例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人员。该病例工作单位为宁波梅东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

宁波舟山港是全球货物吞吐量第一大港、集装箱吞吐量位列全球第三,也是中国超大型巨轮进出最多的港口。该港口由镇海、北仑、大榭、穿山、梅山、金塘、衢山、六横、岑港、洋山等19个港区组成。2020年,梅山港区集装箱吞吐量占宁波舟山港总量接近20%。

记者从浙江海港处了解到,除了梅山码头暂停作业,宁波舟山港其他港区均正常有序生产。宁波舟山港将根据最近一周船舶抵港计划与船公司积极协商,合理调整梅东公司船舶至其它港区作业。另外,为减少梅东公司船舶调整后对其它码头堆场带来的影响,公司将发挥全港生产系统联动作用,安排各码头公司根据堆场情况合理调整进箱时间,以确保广大客户能够顺利出货等。

尽管如此,市场仍担忧,宁波舟山港出现疫情,是否会导致“盐田港拥堵危机”再现,由此进一步催高海运价格。

田原认为,短时间内,宁波港的其他码头可以替代一部分梅山码头的运力。如果关闭时间较长,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一定程度上加重集装箱积压、滞留现象。

今年5月底,广东疫情导致盐田港船舶延误天数增加,6月初高峰时船舶滞港达50多艘。“虽然目前盐田港运力已基本恢复,但港口拥堵一天都会产生很多后续影响。我这边客户出现货物积压的情况,主要是因为之前盐田港拥堵导致出不去的,有客户已经等了3个月舱位了。” 前述国际货运公司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全球最大集装箱航运及物流公司马士基亚太区首席运营官James Wroe稍早前称,关闭港口“显然将造成直接干扰,并在船只和货物寻求转道之际,造成周边港口进一步拥堵的风险。”但他也表示,马士基的绝大多数服务位于距离梅山码头20至40公里的北仑港区,因此目前公司服务没有受到重大影响。

据记者了解,目前已有承运人的船只开始跳港宁波转道上海。如法国达飞发布通知,其PEX3服务船只“Samson”和FAL1服务船只“Rivoli”的货运业务“暂时暂停”,直到该码头重新开放。服务于PEX3的“Melisande”将于8月18日抵达上海或19日离港,然后前往宁波,8月20日抵达或21日离港。

多家公司业绩受拖累

上半年由于全球疫情反复、海运价格继续暴涨,不少上市公司已经受到了相关影响:一方面是运费上涨导致成本增加,另一方面是出货受阻导致库存增加。

海运价格暴涨对于单柜货值较低的出口产品影响尤为明显,比如家具、轮胎等。西部证券研究报告此前指出,海运对第二季度的中国轮胎企业业绩产生压力;行业相关公司的出口量和利润率均有所影响,成为影响二季度业绩的主要因素;需要关注海运拥堵缓解的进展。

海运费暴涨对出口商品利润的挤压已持续了一段时间,近期影响更加明显。一家采用FOB模式结算(对方付运费)的轮胎出口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虽然运费风险由客户承担,但由于近期运费涨幅超过预期,公司也与客户协商承担了一部分运费,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利润。

贵州轮胎表示,越南项目仍处于试产阶段,原材料价格和海运费的上涨,将导致公司相关成本增加。玲珑轮胎则表示,泰国玲珑通过严格执行两点一线、每日消杀点检以及积极动员员工接种疫苗,目前各项生产经营活动正常开展。目前出口欧美的集装箱仍然较紧张,公司也在积极研究对策,保证销售发货正常开展。

除轮胎行业外,其他出口上市公司业绩和出货进程也受到影响。

雷曼光电在半年报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面临上游原料大幅涨价、美元汇率明显下跌,海运价格巨幅上涨、且6月中下旬因疫情影响导致港口外运受阻等外部不利因素的影响。公司LED照明全资子公司拓享科技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58亿元,接单额较上年同期明显增长,但由于新冠疫情影响,外运港口运输受阻及海运费用大幅上涨,导致LED照明业务的部分产品出货受阻。

泰和科技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但毛利润、净利润有所下滑,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海运费价格上涨的影响。公司上半年海运费为1131.71元/吨,同比上涨184.78%,而产品均价上涨幅度仅为6%。

正丹股份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加44%至8.15亿元,但期间销售费用增长幅度达66%,高出营业收入增幅的一半。主要原因除销售量增加外,还因为报告期内海运费大幅上涨。类似情况的还有赞宇科技,公司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53.57%,销售费用增速却高达77.66%,原因除销售量增长外,还包括海运费大幅涨价。

海利得的石塑地板产品主要销往欧洲、美国、澳大利亚等地区,上半年受到海运费及原材料价格上涨因素影响较大,盈利能力有所下降。健盛集团上半年因海运因素影响,有部分成品库存无法按期出货,成品库存较上年同期增加约4500万。

运费何时见顶?

现在还难判断

持续高歌猛进的运价何时才能见顶?

这要看导致这轮运费上涨的因素何时缓解。从去年以来,全球范围内疫情不断反复,国外企业复工进程持续受阻,导致国际订单需求增加,国内出口量持续增长。而彼岸由于复工受阻而出口至中国的订单减少,这就导致了集装箱从中国出发后滞留在海外,回流周期变长,国内集装箱一箱难求,价格持续高涨。加上疫情反复,部分港口运力短暂受阻,其他港口出现拥堵,更加助推运费高涨。

因此,运费高涨何时按下暂停键,将很大一部分取决于疫情的进展、港口的拥堵缓解、国际贸易供需的恢复。

除了供给端运力紧张的问题,在需求端,8月份的新一轮运价上涨也受到了三、四季度西方节日备货旺季的影响,北美零售商补库存需求增长。

“近期,海运集装箱价格高企,主要原因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国际供应链不畅导致的供需失衡所致,部分港口相继爆发疫情加剧了市场波动。集装箱”一箱难求“现象已持续一段时间,主要原因是海外港口拥堵,大量集装箱滞留拥堵积压严重导致,例如,澳大利亚空箱数量已超5万个。”田原认为。

在田原看来,此轮价格上涨周期取决于集装箱供需失衡缓解情况,目前,美国、澳大利亚集装箱滞留积压情况依然严重,短期内市场波动或将持续。

在这轮“超级周期”中,赚得盆满钵满的船公司继续调高盈利预期。马士基最新半年报显示,公司二季度净利润达37.32亿美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3.59亿美元,创下该公司有史以来的最好季度业绩。同时,公司预计第三季度业绩表现将超过第二季度。

但马士基方面也表示,由于当前需求模式存在潜在变化,供应链受阻和设备短缺对市场走向仍会产生影响,未来几个季度的业绩仍可能出现高于正常水平的波动。

此前中远海控业绩预告显示,上半年预计盈利约371亿元,同比增幅近32倍,这也是公司2007年上市以来的同期最好业绩。二级市场上,中远海控A股股价自去年5月2.41元/股低点一度涨至今年7月25.69元/股的高点,期间涨幅达10倍。

不过,中远海控A、H股近期股价均有所回调,市场资金对航运业景气度预期已出现分歧。其中,8月16日,中远海控A股下跌近5%至20.59元/股,自7月高点股价已回撤约20%。

天风证券近期研报指出,三季度疫情影响持续叠加旺季,集运需求旺盛;同时全球主要港口仍然存在拥堵,运力供给受限,预计行业维持高景气。但是随着疫情缓解、四季度淡季来临,行业有景气度下滑风险。

Tags: [db:TAG标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91496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